忧郁小猫猫

一步错 步步错 满盘皆落索

从头再来

住进上林苑之后生活可以说是三点一线,吃饭睡觉打荣耀。叶修的千机伞需要的材料更是恐怖,队里的选手们只能自发地冲进网游里掠夺材料。权当训练。
夏休期到了,职业选手也闲了起来。网游里的无名高手也多了起来。这一天,张葭乐一如既往地开着小号跟着叶修抢BOSS:
好死不死,遇上了王杰希和高英杰
好死不死,遇上了黄少天和卢瀚文
好死不死,遇上了林敬言
哦我滴天,我说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她冲了进去。和叶修一起,她丝毫没有隐瞒的使用了百花式打法。原因是看不惯小孩子们在那里闹腾,前辈要有前辈的风采。
结果她成功的——被黄少天打败了。
那个文字泡都掉到了他的裤腰带上了好吗?exc斯密?
“你的百花式打法真是弱爆了。”这是林敬言。
张葭乐“呵”了一下,然后看着远处的高英杰被叶修从乔一帆身边扔了出去。
这是护犊子吗?
只听见有人喊了一声“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连喋喋不休的黄少天和纠缠在一起的高英杰和卢瀚文都顿了一下。
张葭乐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没法儿回答这个问题。
她亏欠百花的实在是太多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她要解释的时候,她做出了一个动作:
朝那个人开了一枪,转身朝天上开了一枪。
从转身的那一刹,就没有任何事物束缚她的步伐。
百花谷的人开始暴动了,玩家全部冲向那孤零零的浅花迷人。
之间一个狂剑士冲了出来,头上的标识表明了他来自义斩天下⋯⋯

--------------
妈呀,死在开学⋯⋯_(°ω°」∠)_



从头再来

“你好,我叫安文逸。”眼镜青年安文逸,嗯,太像张新杰了。“我们队里的治疗。”叶修补充了一句,目光接着转向另一个队员“这个是我们队里的阵鬼,以前是大眼儿带。”
小阵鬼支支吾吾的告诉张葭乐,他的名字乔一帆。张葭乐点头,刚想介绍自己就被叶修打断了。
“等人到齐了一次性介绍完不好吗!”叶修告诉张葭乐不着急,一边大声“召唤”着其余队员。
“快出来!不然明天加练三小时。”
张葭乐看着一只魏琛骂骂咧咧的从房间里出来,
啊咧,这个人⋯⋯是蓝雨的吧?多大了?
“哎,老夫是这样让你指使的吗?”魏琛头一偏,看见了张葭乐。
“唉!老叶,这小姑娘哪儿拐的?人家父母可是要着急的!”
“呵,你叫人小姑娘人家分分钟把你打趴下。”叶修一脸“图样图森破”。
“大家好我叫张葭乐,我即是百花缭乱张佳乐也是你们所见到的张葭乐。”她顿了顿“蒹葭的葭。”
最先呆住的是乔一帆,在微草战队呆过的人都知道张佳乐,或是说整个职业圈都知道。
“您好⋯⋯”说话的时候都带上了敬语,可怜的小乔被吓的不轻。微草和百花本来就不对盘。张葭乐两次都败在微草魔术师手底下。
“啊,你好。”安文逸则是更稳重些。
“唉,老喽。”魏琛这句话倒是不明所以,一脸惆怅。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兴欣的一员了,账号ID是百花缭乱。大家都请多关照。”张葭乐很好的表现出了自己的职业素养——毕竟人生地不熟的,人家把你卖了你都没地方说理去,还是自己的东家。

作死小能手

_(:::з」∠)_嘤嘤嘤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啊啊啊啊啊啊,
好烦
最近准备开一些短篇
林唐
叶江
周江
肖戴
双秋
于远
吃冷cp
嗷嗷嗷
小江真爱 (。・ω・。)ノ♡

吃了没:

预个热

【希望老叶,和家人一起,过个热闹的生日^^】

摄影BY老板娘



从头再来

“叶修,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陈果敷着她的面膜,朝门口大吼一声。
“见朋友去了不是?晚一点回来也很正常。”唐柔帮叶修向陈果解释着。
“老板娘我带回来一人儿你不介意吧?”叶修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是我给战队找的一队员,职业的。唉,这是我们老板娘陈果,你叫她老板娘好了,这是荣耀小白唐柔,叫她小唐好了。”叶修轻描淡写的向门口的人介绍着。
“老板娘好,唐柔姐好。我叫张葭乐,从今以后请多指教。”张葭乐只听见一阵脚步声,然后就见到了像鬼一样正敷着面膜的老板娘,“你是张佳乐!?”陈果大叫。
“没错,就是三亚张佳乐。”叶修不忘嘲讽。
“叶修滚蛋!”来自咆哮的张葭乐。
“好好好,我滚还不行吗?”叶修叼了根烟,懒散的举起双手表示投降。
“…张佳乐不是个男的吗?”陈果眼睛瞪的大大的。
“那是我哥哥,我的葭是蒹葭的葭。”张葭乐做出了最简洁的解释。“叶修都能是叶秋,张佳乐还不能是张葭乐了?”
“可是…这年龄差的…”
“这年头的化妆技术可以把你画的连你妈妈都认不出你来,糊弄糊弄媒体还是没问题的。诶,话说回来,你们战队招了几个队员了?”张葭乐糊弄的答了几句
“主打队员已经招揽的差不多了。待会带你去见见。”叶修接下了话。
等叶修领着张葭乐到上林苑的时候,都九点快十点了,可是兴欣众人所住的别墅依旧是灯火通明的,大概是在打荣耀吧。
“老板娘真有钱,住别墅。”张葭乐唏嘘了一下,“是啊,那个战队起家是住别墅的?还不是有电脑能打荣耀就万事大吉?”叶修感慨。
进了别墅,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黑灯瞎火的,叶修“啪”的一下拍开了电灯的开关。“出来都出来,来大神了!别装死!”
听到叶修的呼声之后,第一个出来的是两个年轻人,一个撑死不过二十岁,稚嫩的脸庞清秀的五官上带着点点的不自信;一个带着黑框眼镜,莫名的像张新杰。这是张葭乐对两个人的评价。
---------
想写张安…

从头再来

叶乐,就决定是你了!
-----------------------
“我记得我约的人时苏沐橙吧?老叶。”张葭乐呵呵呵的表情写满了一脸。
“妖孽,我记得我约的人是张葭乐吧!快现出原形!!”叶修嘴上叼了一根烟。脸上写满了“卧槽”。
“哎呀,你叶秋都可以是叶修,我张葭乐还不能是张佳乐了?”张葭乐毫不犹豫的顶了回去。
“你别动我拍个照。”
“我去老叶你买手机啦!?!!!∑(゚Д゚ノ)ノ”
“沐橙的。”



君莫笑
[ 张葭乐卖萌 ]
福利照 [ 叼烟笑 ]
夜雨声烦
我滴妈呀这是谁啊老叶有了女票也不说一声居然有人看上你真是件稀奇事儿了@索克萨尔队长快来围观天啦噜不过好眼熟不会是某圈内人士的妹妹吧?@全体人员快出来看看看看别憋着平时动不动就几百+的
逢山鬼泣
是挺眼熟的阿策你说呢@鬼刻
鬼刻
是很眼熟没错这人好像……
花繁似锦
?!?,。。??睡觉哦数据线快买就算了kanxkanxkscnjdcnjdvnuf
枪林弹雨
楼上惊现乱码
索克萨尔
这不是张佳乐前辈……吗?
落花狼藉
这就是张佳乐……吧!?。
石不转
……呵 [ 推眼镜 ]
生灵灭
呵……
王不留行
啊……
无浪
……啊





“哎呦,你的拍照技术还不错嘛。”张葭乐撇了那照片一眼。“练过?”
“随手拍的”叶修娴熟的点了一支烟,波澜不惊地说。
“你现在有工作吗?”
“有啊,网管。要来干吗?包吃包住哦。”
“免了吧。”
“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介绍给你你干不干?”
“啥?”
“和我一起杀回职业圈,这可是票大的。来不来?




从头再来

想问一下大家是更喜欢叶乐多一点还是双花还是其他的什么CP₍₍ ◝(・ω・)◟ ⁾⁾
请在下面回复 (:з」∠)_

从头再来

百花缭乱
我在H市
@嘉世全员
沐雨橙风
呦 乐乐在H市
要不我带你转转?
百花缭乱
行啊
沐雨橙风
私戳
夜雨声烦
卧槽苏妹子怎么还带他出去旅游就不怕被他拐走了?@叶修管不管管不管管不管?!
百花缭乱
你好烦啊@索克萨尔
夜雨声烦
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亏得本剑圣那么关心你你怎么就不知道感恩呢?队长快出来评评理!
索克萨尔
少天,安静 ^_^
夜雨声烦
……

张葭乐思考了很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是一个冠军吗?还是仅仅只是对荣耀的一份执着呢?或许是离不开那里的人和事吧,当年的孙哲平,一手带起来的百花。百花是自己最放不下的一个地方,当年和家里闹掰就是因为百花。打游戏是当时公认没有出路的一份职业,梦想是不能当饭吃的这一点自己也清楚。那时就是决定要一条路走到黑,不回头。
然而现在呢?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回家呢?
明天和苏沐橙聊一聊吧,有时间吧叶修约出来。

从头再来

张葭乐觉得自己是百口难辩了。虽然自己的确不对,一时气意用事,就这样不辞而别。说到头也是有意躲避其他人,在这两年里断绝来往,不过问百花,不过问荣耀。
-----------职业选手群----------
百花缭乱
大家近来可好?
花繁似锦
不好。
夜雨声烦
还行啦,艾玛楼上手速绝逼过300。
鬼迷神疑
一般,过三百+1。第一次见黄少天说话断句。
沐雨橙风
@大漠孤烟@石不转@一叶之秋@索克萨尔@王不留行
不用谢 ^_^
一叶之秋
谁叫我?
大漠孤烟
不解释一下?
石不转
+1
王不留行
+2
索克萨尔
+1
鬼刻
……
逢山鬼泣
……
百花缭乱
心疼喻队手速,话说老叶呢?@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谁叫我?
百花缭乱
那么含蓄?你是老叶?
夜雨声烦
当然不是啦!他是小斗神羊习习孙翔虽然不如本剑圣那么英明神武但也算马马虎虎过得去了老叶的话@叶修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
叶修
哟,这不是乐乐吗?欢迎三亚回归哈。
夜雨声烦
人呢?@叶修你不会把人吓跑了吧?好不容易露个面,下次你去找他?
叶修
哥那么大的魅力,还怕找不到人?
-----------与此同时--------------
“轮回战队连夺两冠,斗神叶秋退役因为状态下滑?这不扯淡吗!?”张葭乐坐在酒店里看着新闻,全然不顾跳动的蠢鹅。“百花战队……景气不佳呀……这怎么能行呢?我都买了礼品要奖励他们来着……”
“算了,与我无关。”

如果的事

“你好,我叫钟翼。请多指教。这位是权宁。”月色,也就是钟翼大方的介绍了自己和搭档小十七权宁。“我是方士谦,二位请随我来。”对方也许是客气,但是会让权宁紧张。钟翼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放松了一点。
“果然和传言一样呢。”方士谦说,“这样护犊子,不怕以后出变故吗?”
“我相信他。”钟翼无所谓的一句回应了这个问题。话语中透露出的是浓浓的信任。权宁依旧一言不发。
“上车吧。”方士谦一跳,上了车。钟翼提着权宁的胳膊顺便带上了车。
一路无话,大家各怀心思。
“不对,”权宁瞳孔一缩,“有敌人!”
钟翼望向窗外,右边是沙漠,左边是悬崖。并没有看到敌人。方士谦开始留意周围,发现了敌人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
是个很警觉的人呢。方士谦想着。
“要出去迎敌吗?治疗之神?”
“权当历练。”